公司简介
公司简介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,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

发布日期:2017-04-14 21:02

 
 
 
 
天使之梦(12) 
 
 
 
孩子送走后有一个人比孩子父母树根招弟夫妇更难熬,这个人就是树生。树生经历了一场恶梦一般,他是一个男儿身,女儿性的性情中人,这从孩子一出生就可以看出。当大哥决定孩子送走,并且由他处理时,他就心情异常矛盾。说实话,如果不是大哥一致要求送走,他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孩子送走的人,这看他送在孩子当夜出尔反而的古怪举止就可以看出。那天晚上整整折磨了他一夜,一直到天亮才“痛下决心。”一直至今,他常常倍感焦躁,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缺德事。这种负罪感一直折磨着他,毒蛇缠心似地困扰他。他认为,虽然孩子有点瑕疵,但这不是抛弃孩子的主要原因,主要原因是孩子的性别——女儿。
 
在农村,男儿才是传后人的思想根深蒂固。尤其是没有男丁的家庭,被誉为“绝门绝户”,还有一句俚语被当儿歌传颂“有子无女半孤佬,有女无子全孤佬。”意思是说,有儿子没女儿的人是半个孤佬头子,而没有儿子的家庭则再多金花也是孤佬头子。从某种意义上,树生非常痛恨这种老传统,老观念。自己虽然生了一个儿子,原本也是领了独生子女证的,但是拗不过岳父母与母亲的再三叮嘱:“多生一个,怕什么?儿子女儿都好,娃不嫌多,有人就有一切,冇人财多丁空也是空。”于是,在大家的唆使下,树生也稀里胡涂就生下了女儿。一子一女,儿女双全,这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节奏。然而,在这件事上,大哥大嫂却如此不得劲,生一个一个女孩,每次都寄往下一胎,谁知这次不但是女,还是个“有严重缺陷”的孩子。偏偏这件事又落到他身上。说实话,父亲死后,长兄如父,大哥对自己的好如同再生父母,从小到大,大哥对自己情同手足,从来都是疼爱有加。对大哥的话一向“言听计从”,然而在对待孩子这件事,他是有异议的,在当时找不出更好办法情况下,树生只能按照大哥大嫂的意思处理了孩子。
好几次,树生从梦中惊醒,他梦见孩子被人虐待,被狼叼去……虚汗淋淋,每次翠翠见丈夫睡梦中醒来惊恐状,也十分心疼丈夫,到药店开了几次定心安神中药也无济于事。孩子进了汕头福利院,是树生一个人的秘密,他很想将此事对翠翠说,但又怕事情出乱子,于是他宁愿将这事烂在肚里生虫,让虫子啮咬自己千疮百孔,也不愿意让别人分担自己的痛苦。他希望这事从此以后“彻底忘记”,不知下落。有时还不去想,像他树生,明明知道这个孩子还在世上,他怎么会不去想?孩子是在自己手中“抛弃”的,他自己觉得就是“罪祸魁首”,他经常暗暗自责,有时偷偷跑去厕所暗暗流泪。
想得厉害了,他也曾多次偷空骑着自行车去汕头福利院,但是众多弃婴,他哪里知道哪一个孩子是自己扔掉的?他只是在福利院门口傻傻呆了一会就回去,回去的时侯不忘在募捐箱里寨几个零钱,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通过这种方式向孩子忏悔向神灵赎罪。
树生今天心情非常不好,因为自己租屋的纤维板房要拆迁,他暂时住进厂里的大宿舍,以便重新找租屋。但是偏偏住进来没几日,老板老爸厂门口开的小店被小偷光顾,被偷了七八条香烟。老板老爸一大早上三楼大呼小叫:
 
“看到没有,昨天厂里进贼了!我的店被人偷了!”老板老爸气喘吁吁,目光却在工人身上探照灯一样扫来扫去。
老板老爸的目光仿佛要把每个人看穿,树生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就嘀咕了一句:“你厂里每天门关的俨俨实实连个苍蝇都飞不进,哪里会遭贼?”
“对呀!对呀!我就感到奇怪,怎么说没就没有呢?”很显然,树生的话更加让老头怀疑有人“内外合作”偷了他的香烟。
 
老头骂骂咧咧,上巡下视,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,他甚至跑进厕所,一会儿又狗嗅到黄鼠狼骚一样跑上来大嗓门喊:
 
“都起来,都起来!你们昨天晚上哪个屙夜屎的,有没有听到动静?你那破你那鸡昨天晚上谁拉了一堆臭屎连厕所也没冲……
拉痢屙脓的发大肚……”
树生才想起,自己几天没有与翠翠同房,憋了几天难受,自己打飞机弄了一堆纸,一大早扔便坑忘了冲水,后来又不知那一个上了厕所也忘了冲水,偏偏还是一个女的,因为卫生纸上沾有大量血迹。
厂里一个个揉着惺忪睡眼,江西的小明昨天晚上拉肚子,也起来上过厕所,他跑去看后复上来说:“哎呀,好多卫生纸的,我上厕所从来不用这样多卫生纸!还有很多血,一定是小王搞出来的。”小明说的小王是江西九江来的,全厂只有两个女的,一个叫小英,是个二十二岁的姑娘,一个是小王老婆,三十多岁了,却是一个孕妇,都快生孩子了,怎么会搞出血。所以小明一说,小王隔壁听到小明的话就冲出来大叫:“你小子不懂就不要乱说!我老婆都大肚婆了怎么能搞出血来?你以为搞了就会出血?又不是处女,处女也搞不出那么多血,所以没文化真可怕!”
 
小明被小王一说脸红红的,到现在树生算是明白了,一定是另一个叫小英的姑娘昨天晚上来了月经,一时没有备卫生棉,只好用纸代替。为了平息这场风波,树生来打圆场:“你们大家不要吵了!问题不是谁有没有屙夜屎,主要是想知道昨天晚上谁警觉有没有进贼。对不对?”
 
 
大家各自回房,树生悄悄来到小王旁边笑着说:“还用说嘛,肯定小英昨天晚上来了月经,匆匆忙忙在厕所扔纸,忘了冲水……”
 
小王也说:“是的,肯定是小英,小明他王八蛋瞎扯几巴蛋,老子心都烦,我老婆都快生孩子了,还说我搞出来的,你呀!还是外面找个房子,省得以后说你们搞出来的狗血……”
“嗯!今天事不多,我也打算重新寻个地方。自由一点。也不用看老板老爸脸色……”
不一会儿,老头又吁吁喘着粗气上来宣布说:“狗杂种!终于捉到贼了!呵呵……”
原来,不过半个小时,巡逻队碰上两个扛着麻袋的两个人,其中一个还少穿一只拖鞋,拖鞋的鞋扮还断了又接的,巡逻队员起疑,带回治安队一审。原来就是刚才树生老板家跑出来的小偷,因为在老头店门口,还丢弃一只同样的拖鞋,因为追贼及时,受损中华烟,悉数追回!通过审讯才知道小偷是从邻居的排污管爬上三楼然后下去的……
终于为这群外来工洗清罪名,几个也就忘了那堆卫生纸的不愉快,每人拿出五元加菜庆贺!老板老爸也拿出一包中华给树生他们过过烟瘾,算是刚才兴师问罪的致歉吧!
但树生经历如此惊吓,决定外出重新找房子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
上一篇:没有找到适合的房子
下一篇:厂里知道一定不会好好放过树根

友情链接

网站关键词:

现金捕鱼开户

主营业务: 澳门赌场牛牛官网
© 2018 苏州天乐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